有100件案子能辦好,有200件時努力撐著,有300件時快頂不住了,有1000件時就要崩潰。《法制日報》近日調查江蘇基層一線法官生存現狀時發現,不少法官面臨這種崩潰的邊緣。不僅如此,他們還要經常面對當事人的各種不理解乃至暴力抗法。2013年,江蘇全省法院因調出、辭職流出人員446人,其中法官288人。沒有顯赫的地位,沒有優厚的待遇,甚至沒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時間,但他們中絕大多數人卻依然選擇堅守
  □法制網記者周斌本報通訊員蘇法文/圖
  “這是我參加工作以來最累的一年。”2011年年終總結,田王磊在開頭這樣寫道。“這是我參加工作以來最累的一年。”2012年年終總結,田王磊依然這樣寫。2013年年終總結時,田王磊真心覺得,這句話不好意思重覆說第三遍了。2014年,他離開法院,到銀行工作。
  田王磊曾是江蘇省蘇州市工業園區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他在法院的工作寫照,是江蘇5000餘名基層一線法官的縮影。
  據瞭解,2013年,江蘇法院共受理各類案件120餘萬件,居全國第一,審執結案件首次突破百萬件,基層一線法官人均結案數177.13件。
  
  ???無法做到按時下班
  
  11月27日上午7時15分,南通如皋市人民法院開發區法庭庭長顧雪紅走出家門。到單位時還不到8時。
  顧雪紅利用上班前的時間審核、簽發了幾份判決書,然後開始穿梭於各個辦公室之間溝通協調工作。整個法庭,在她“催促”的腳步聲中醒來。上班時間一到,顧雪紅就投入到一樁離婚案件的調解工作。傾聽當事人雙方講述情感經歷、矛盾的演變,耐心地說理釋法。這起調解工作剛結束,顧雪紅馬上又著手另一起案件的開庭事宜。
  一直忙碌到中午。和顧雪紅一直兩地分居的丈夫陸晨光從無錫趕來,兩人難得有機會共進午餐。吃飯時,陸晨光想再跟妻子談談讓她轉行的事,最終卻沒有說出口。他知道,她不會同意。
  結婚16年來,顧雪紅肩上擔負著照顧老人和孩子的重任,但她還是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留給了工作。其實,家庭對她的要求並不高:準時回來,或者晚回的時候說一聲。但就是這點,顧雪紅也無法做到。女兒說:“媽媽,你除了會工作之外,其他什麼都不好。”
  “坦率地說,作為庭長,我真的怕法庭出事,怕案子出事,怕當事人不滿意。”顧雪紅說。所以,她總是盡善盡美,努力把案子辦好。
  2013年,顧雪紅帶領全庭4名法官,人均審執結案件近400件。
  
  ???大批案件壓垮精神
  
  案多人少,已經成為江蘇基層法院普遍存在的一個突出矛盾。剛剛入職的年輕法官被逼迫著迅速成為法院辦案的中堅力量,前面的案子還沒來得及畫上休止符,後面的案子又不斷地襲壓過來。
  常熟市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金連濤,畢業於西北政法大學,很多同學在西北省份的法院工作。“我們同學聚會,我把我每年辦的案件數一報,他們‘嚇得要死’。他們一個庭,甚至規模小的法院的所有案件,才和我一個人辦的差不多”。
  常熟法院辛莊法庭法官薑壯志每天最怕的就是,打開法綜系統看到“黃燈”。“黃燈”意味著,這個案件審理的期限只剩下10天,超期是考核所不能容忍的。
  “剛到執行局時,就分了我300多件舊存案件,兩個月後,新案、舊案達到500多件,壓力特別大。”新沂市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曹敬銀說,一個人有100件案子能辦好,有200件時努力撐著,有300件時快頂不住了,有1000件時都要崩潰了,“我就面臨這種崩潰的邊緣”。
  不僅僅是案多的問題,法官們還要經常面對當事人的各種不理解乃至暴力抗法。
  前段時間,曹敬銀在辦理一起案件時,被執行人向法官舉起了魚叉。最近,無錫市錫山區人民法院安鎮法庭庭長潘洪峰也經歷了被當事人謾罵、侮辱,這讓他的自尊心像被刀戳了一般。
  “現在對很多基層法官而言,已經不存在尊榮感了。平穩地審結每一個案件,不指望當事人感謝,只求不挨罵。”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洛社法庭副庭長王臻說。
  
  面對現實決定去留
  
  2004年,田王磊以當年江蘇省公務員考試司法系統第一名的優異成績進入法院。10年間,他從一個懵懵懂懂的法科生,成長為一位對工作游刃有餘的成熟法官,2013年審結案件365宗,數量位列全庭第一。
  “所有職業能力和應對社會的能力都是法院給我的。”田王磊哽咽道,“在我作出離開法院決定的那一天開始,我所有的奮鬥,之前所有的夢想全部結束了”。
  可不離開又能怎樣呢?這十年,作為一個外省人,田王磊只休過兩次探親假。工作基本上是“5+2”“白加黑”,“我還能從哪裡擠出來時間,再上一個臺階”?在他看來,離開別無選擇。
  工業園區法院金融庭法官郭路與田王磊原來是一牆之隔。同樣近10年的歷練,郭路迅速成長,去年審結案件303件。田王磊選擇離開,郭路選擇留下。但郭路同樣有著田王磊曾經的煩惱——
  “從學校畢業後選擇當法官,是奔著職業理想去的,認為這是一個很崇高的職業。可當手上有那麼多案件時,法官只能像工廠里的操作工一樣,機械地適用法律去完成一個個案件。”郭路說,這種心理落差非常大。
  晚上要加班,周六也要加班,兒子托付給父母照看,自己沒有時間照顧孩子。無論做多少年,可能永遠都是這樣的崗位,這樣的工資。
  “我的努力,到底以什麼來體現?”郭路坦言,好累。
  據瞭解,2013年江蘇全省法院因調出、辭職流出人員446人,其中法官288人。
  
  ???為了夢想選擇堅守
  
  沒有顯赫的地位,沒有優厚的待遇,甚至沒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時間,但他們中絕大多數人卻依然選擇堅守。
  因為心中還有希望。王臻說,他們這一代法官,可能是沖在最前線、需要犧牲的一代,但他堅信,只要對每一起案件都認真負責,這份尊榮感遲早會還給法官。
  因為仍然依戀仍覺榮耀。徐州市沛縣人民法院朱寨人民法庭庭長居梅說,當事人怒氣衝衝來到法庭,經過法官的釋理說法,兩人握手言和,“這時,可有成就感了”。說到這,50歲的居梅露出小女孩般純真的笑容。
  幾年前,居梅有機會調到縣裡其他部門,填表之前,她走進審判庭,想到今後這個審判台將不再屬於自己,永遠無法再穿上法袍審案,她捨不得了。回到家對丈夫說決定留下時,丈夫說:“沒想到你都這個年紀了,還像個追夢的小女孩。”
  “我們就是吃這碗飯的,學的這個專業,職業理想也在這裡。而且在法院幹了這麼多年,非常有感情,讓我換一個環境,實在難以割捨。”金連濤說。
  “想著還有那麼多當事人,希望你能夠儘快幫他化解糾紛,就不自覺的繼續努力地去做。”郭路說。
  留下來的人說著各自的理由:對夢想的追逐也好,是職業的擔當也罷,面對現實時,他們或許也會動搖,也會彷徨,但他們還在堅持。他們用行動詮釋著一個朴素的信念:位卑未敢忘憂國。本報南京12月2日電  (原標題:重壓之下部分基層法官已無尊榮感)
創作者介紹

瘦身

ydleczzy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